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MingHao的个人空间 http://zhenzhucity.com/?155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从刘欣英语的“文化盲点”看我国英语教育改革

已有 1561 次阅读2019-6-2 07:44 |系统分类:转帖-见闻


 zzwave.com

刘欣和Trish Regan进行跨洋对话,开启了中外媒体直接对话沟通的先河,具有重大历史意义。估计将来会有更多中外媒体开展类似活动,而类似活动的开展,可以加深中美相互之间的理解,避免很多不必要的冲突。

刘欣所做出的贡献,无疑是巨大的,值得激赏的。

不过,作为一个英语教育工作者,我却从英语文化素养的角度看到了刘欣英语中的一些瑕疵。提出来讨论,只是为了希望帮助刘欣在以后类似的对话中表现得更加完美。

刘欣英语的主要问题,表现在“文化盲点”方面,换言之,就是刘欣不太明白英语语言背后的英语文化规范,导致文化站位(cultural stance)失误,而文化站位的失误进一步导致语言策略的失误。

刘欣和Trish在Twitter上互怼,总体上是一种相互“对峙”的文化态势,在这种文化态势的语境之中,不宜过于“谦逊”、更不宜“示好”,换言之,“谦逊”和“示好”违反了这一文化语境的基本文化规范。就像在两个拳击手在比赛之前,忽然甲方拳手送给乙方选手一束鲜花一样,不但不能起到“建立友谊”的效果,反而会让乙方拳手和观众感觉甲方拳手是在作弊,从而让乙方拳手和观众失去对甲方拳手的尊重。举个中国的例子可能更易于读者理解:记得有次硕士论文答辩之前,忽然有一位答辩选手对答辩委员说:“答辩完之后,我们安排了饭局,请各位老师吃饭!”——答辩是一种真枪实刀的智力比拼,在这种时候“示好”,其实是一种“作弊”行为。

人类社会的发展,需要一些比较严肃的、具有一定敌对性的场合。在这种场合中,人类的智力能够得到考验,这反过来可以推动人类智力的发展。在这种场合中,“谦逊”和“示好”会破坏对峙的烈度,破坏智力所受到的考验力度。在刘欣和Trish的辩论之后,人们普遍对她们的表现感到失望,正如去球场看球,期望看到一场激烈的球赛,却发现双方都没有怎么“对攻”一样。

在相互“对峙”的文化语境中,应该采取互相对峙的文化站位。相应地,在语言策略上,应该是“尊重、礼貌、冰冷”的(“冰冷”是关键)。只有在这种前提下,双方才能最大限度地激发自己的才智,进行智力竞赛,给观众呈现一场最为优秀的对话。

在Twitter对话中,Trish的语言就是“尊重、礼貌、冰冷”的,刘欣则有几处明显的“不当示好”,例如她不应该称呼Trish为“Dear Regan”,而可以像Trish称呼她为“Ms. LIU Xin”那样称呼对方为“Ms. Trish Regan”——在这种语境中,用“Dear”是不恰当的,除非是为了“讽刺”对方,而刘欣显然没有“讽刺”的意味。

正是开始辩论后,由于“文化站位”的失误,刘欣在语言策略上犯了很多文化错误,例如开始时过于谦虚,说“It's a great opportunity for me, unprecedented! I never dreamed thatI would have this kind of opportunity to speak to you and to speak to audiencesin the ordinary houses in the US.”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机会。我做梦也没想到过我能有这样的机会来和你交谈,和美国普通家庭中的观众交谈。)记得很久之前我就听过一位外交官的讲座,他提到:有一位中国学者到美国讲学,开始时一大堆中式谦虚:等他谦虚完之后,观众就走了一半了。美国观众会想:既然你“才识浅薄”,我听你的讲座干嘛呢?刘欣的开场白过于谦虚,让Trish和美国观众感到刘欣“没有见过大世面,不值得倾听”。其实,刘欣只要简单地说一句:“Thanksfor having me here!” 在身体语言上,应该是毫无表情,不动声色的(而不应该努力地去露出笑容)。

在对话过程中,刘欣出现不少类似错误。在对话结束后,刘欣还过于热情,她说:“If you wanna come to China,you are welcome.And I’ll take you around.” (欢迎你来中国!我会带你到处转转。)

这些例子表明:从文化上来看,刘欣的英语还没有脱离“中式英语”(Chinese English,即Chinglish)的窠臼。犯这种错误,直接后果是无法赢得对方的尊重,估计很多美国观众在看到刘欣的这些错误用语时,心里会用很不好的词来定义刘欣(例如“idiot”之类)。在该强硬的时候示弱,会让对方进一步强硬——在和刘欣对话之后,Trish采访了Michael Pillbury,后者用了两个词令人印象深刻,其一他说刘欣“discreet(小心的)”,其实是认同了Trish对刘欣并没有直言(即不honest)的判断;其二他说对中国贸易问题要施加more pressure (更多压力)。

刘欣如果想和Trish交个朋友,完全可以在另外一个场合来建立友谊——可以在一个友善的场合,或者至少是一个不像这种充满敌意的场合。

在这种充满敌意的场合,就应该勇敢地、冷静地应战——智力的战斗!在这种场合,赢得对方尊重的唯一办法,就是不动声色地给予对方重击——让对方为自己的智商羞愧,从此变得谦虚和气起来。

有趣的是,在刘欣和Trish辩论结束之后,很多人都大赞刘欣的英语好,特别赞扬刘欣的“英式口音”很标准。

这种声音里面体现了我们一直以来的英语教育的错误导向——注重技术化的东西,不注重实质的东西。久而久之,人们就以技术性的指标来衡量英语水平了。

在中国,人们都以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为荣。不过,在美英人们都以自己的家乡口音为荣,——至少不会承认哪一种口音更为高贵什么的。

刘欣是中国人,说一口英式英语可能会让人觉得奇怪,或者让人觉得她可能在英国留过学,而不会觉得她英语好,——再说一遍,在英美,没人会觉得哪一种口音更为标准、或者高贵什么的。

在中国学习英语,对英语口音当然也需要努力,不过目标应该是“能够让人很好地理解”(to be presentable),而不是去追求什么国家或者地区的口音。如果有一点中式口音,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如果别人提起来,你可以直接说:Yes, I am a Chinese, and I am proud of my accent!

作为一名英语教育工作者,我很早就发现中国的英语学习者(包括我自己在内)在英语文化方面的修养普遍较差。为此,我经过长期探索,发现唯一的弥补方法是大量阅读英语文学作品,并且进行充分地讨论。原因很简单,因为在文学作品里面,本身就有一个英语文化构架,文学作品的语言最具有文化底蕴。

我还创立了一个MEEP项目,帮助学生们学习英语,效果良好!——很多学生通过一、两年的学习,都可以阅读一、二十本英文原著;较好的可以阅读三、四十部。对于他们来说,各种考试自然不在话下,更重要的是,在长期阅读之后,我相信他们在和英美人士打交道的过程中基本不会犯什么文化错误了。

由此我也断定:估计刘欣的英语文学阅读量是严重不足的,如果她经过了大量的阅读,应该是不会犯那些文化错误的。

另外推荐我刚出版的一部教材《剑桥读诗:现代英语诗歌精选》(高教出版社2018年版)。认真阅读,认真体会字里行间的意味(read between thelines),可以增加英语文化意识。

我学习英语几十年了,也经常会遇到一些英语文化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学习!

附:另外,推荐观看Nathan Rich从文化角度逐句分析Trish和刘欣对话的视频。Nathan自称火锅大王,可能住在重庆(也不一定),不过他说“here in China”,说明他应该住在中国。他对中国十分友好,反感川普和Trish Regan(有人称她为川普女孩)。他逐字逐句讲解了Trish字里字外的文化暗示意义,以及刘欣因为不懂而进行的幼稚的回应。最后Nathan表达了对刘欣的好感,以及对Trish的狡猾的不满——最后这个表态,和他当前住在中国有关,和英语学习无关。

                                       2019.6.1


(Source:=https://mp.weixin.qq.com/s/m2lTQv6jM2BytkPUh-_CIQ)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9-9-15 16:28 , Processed in 0.019347 second(s), 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