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MingHao的个人空间 http://zhenzhucity.com/?155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谈闻一多(梁实秋)

已有 169 次阅读2021-2-1 14:07 |个人分类:华人历史|系统分类:转帖--非原创请选择

洗衣歌 

作者: 闻一多

洗衣是美国华侨最普通的职业。因此留学生常常被人问道:“你的爸爸是洗衣裳的吗?”许多人忍受不了这侮辱,然而洗衣的职业确乎含着一点神秘的意义,至少我曾经这样的想过,作洗衣歌。

(一件,两件,三件,)

洗衣要洗干净!

(四件,五件,六件;)

熨衣要熨得平!//

我洗得净悲哀的湿手帕,

我洗得白罪恶的黑汗衣,

贪心的油腻和欲火的灰,……

你们家里一切的脏东西,

交给我洗,交给我洗。//

铜是那样臭,血是那样腥,

脏了的东西你不能不洗,

洗过了的东西还是得脏,

你忍耐的人们理它不理?

替他们洗!替他们洗!//

你说洗衣的买卖太下贱,

肯下贱的只有唐人不成?

你们的牧师他告诉我说:

耶稣的爸爸做木匠出身,

你信不信?你信不信?//

胰子白水耍不出花头来,

洗衣裳原比不上造兵舰。

我也说这有什么大出息——

流一身血汗洗别人的汗?

你们肯干?你们肯干?//

年去年来一滴思乡的泪,

半夜三更一盏洗衣的灯……

下贱不下贱你们不要管,

看那里不干净那里不平,

问支那人,问支那人。//

我洗得净悲哀的湿手帕,

我洗得白罪恶的黑汗衣,

贪心的油腻和欲火的灰,

你们家里一切的脏东西,

交给我洗,交给我洗,//

(一件,两件,三件,)

洗衣要洗干净!

(四件,五件,六件,)

熨衣要熨得平! [1]

http://reader.epubee.com/books/mobile/0b/0b8fcf42432c160fbdd104910f4b397f/text00190.html
闻一多                                  陈长桐
download (2).jpg22266092.jpg
所以闻一多有《洗衣歌》之作。一多到了珂泉(Colorado Springs, CO)之后就和我谈起过有关陈长桐在珂泉遭遇过的故事,说的时候还脸红脖子粗地悲愤激动。陈长桐到珂泉的一家理发馆去理发,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人理,最后一个理发匠踱了过来告诉他:“我们不伺候中国人。”陈长桐到法院告了一状,结果是官司赢了,那理发匠于道歉之余很诚恳地说:“下回你要理发请通知一声,我带了工具到你府上来,千万请别再到我店里来!”因为黄人进入店中理发,许多白人就裹足不前了。像这样的小事,随时到处都有。

珂泉大学行毕业礼时,照例是毕业生一男一女地排成一双一双的纵队走向讲台领取毕业文凭,这一年我们中国学生毕业的有六个,美国女生没有一个愿意和我们成双作对地排在一起,结果是学校当局苦心安排让我们六个黑发黑眼黄脸的中国人自行排成三对走在行列的前端。我们心里的滋味当然不好受,但是暗中愤慨的是一多,虽然他不在毕业之列,但是他看到了这个难堪的场面,他的受了伤的心又加上一处创伤。诗人的感受是特别灵敏的,他受不得一点委屈。零星的刺激终有一天会使他爆发起来。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1-2-25 18:18 , Processed in 0.043253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