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MingHao的个人空间 http://zhenzhucity.com/?155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闻一多和和梁实秋美国留学同学

已有 257 次阅读2021-2-3 11:51 |个人分类:华人历史|系统分类:转帖--非原创请选择

应该不少人都知道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曾经有几位后来在中国文坛上各有成就的名人曾经在科泉的科罗拉多学院(Colorado College)就读,闻一多(科罗拉多学院华人学生合照的后排右起第二)和梁实秋(前排右起第二)应该算是大家当中最为人所熟知的两位。
WeChat Image_20210202224900.jpg
闻一多一开始是在芝加哥就读美术学院,是在梁实秋的怂恿下才背着行囊跑到科州来。闻一多比梁实秋大四岁,忧国忧民的,对周遭一切的感触比较敏锐,一直不太适应大城市的生活,梁实秋是在1923年到科罗拉多学院的,那时科罗拉多学院是哈佛大学所承认的西部七所小大学之一,文学气息比较重,环境也比繁杂的大城市清幽。如梁实秋在“谈闻一多”一文中所述,”珂泉(科泉)最引人入胜的是此地的风景。地当落基山脉派克斯峰之麓,气候凉爽,景物宜人。我找好了住处之后立刻寄了一封信给一多,内附十二张珂泉风景片......我拿珂泉的风景炫耀一下,万万想不到,他接到我的信之后,也不复我信,也不和任何人商量,一声不响地提着一个小皮箱子,悄悄地乘火车到珂泉来了”。梁实秋和闻一多在科泉只有短短一年,之后两人就各奔东西,一个到哈佛,一个到纽约。时间虽短,但却留下了极为珍贵的回忆,从梁实秋的字里行间,我们能够隐隐约约看到当年科泉的一些面貌和在这里华人学子的身影。刚刚到科泉的日子闻一多和梁实秋可以说是难兄难弟,形影不离,住在一样的地方,就连到学校注册都在一起,做什么都有个伴,心里也扎实些。最初的日子两人到了周围不少地方游离,也留下了不少百年后的我们也深有同感的描述,梁实秋说“......仙园(The Garden of Gods) ,那是我们第一次看到的奇景,平地突起一个个红岩石的奇峰,诡怪不可名状,我国桂林有类似景象,不过规模小得多了”,他也提到”在珂泉我们没有忘记游山逛水。那地方有的是名胜可以登临。仙园我已经提过,此外如曼尼图山(Mt. Manitou) ,七折瀑(Seven Falls) ,风洞(Cave of Winds) 都很好玩。曼尼图山虽不高,但有缆车,升降便利,可以远眺。七折瀑是名副其实的七折瀑布,拾级而上,中间可停足七次,飞瀑如练,在身边直泻。风洞是一巨大山洞,里面充满了钟乳石和石笋,亮晶晶的蔚为奇观。洞里有一大堆妇女遗下的头发夹子,年久腐锈黏成比人还高一点的大冢一般的堆,据说投一只发夹在婚事上可谐良缘云......派克斯峰(Pikes Peak) ,是落基山脉的一个有名的山峰,海拔一万四千一百一十尺,我和一多雇车上山,时在盛夏,沿途均见积雪,到达山顶时冻得半僵,在一小木室内观光簿上签名留念,买一杯热咖啡喝,赶紧下山,真所谓“高处不胜寒”也。文里提及的曼尼图缆车已经变成了马兰图梯道(Manitou Incline),而风洞姻缘石的传说早就已经成为了没有什么人知道的陈年往事,七折瀑布倒没有什么改变一样是飞瀑如练,而派克峰一如既往的刺骨寒风,也让那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和巧克力奶不论什么时代都是特别的美味和让人印象深刻。梁实秋也提到他和一众人开车游仙园一段生死一线的惊险体验,“最难忘的是一次我和一多数人驱车游仙园,一多的目的是为写生,我们携带着画具及大西瓜预备玩一整天。我的驾驶不精,车入穷途,退时滑下山坡,只觉耳畔风声呼呼,急溜而下,势不可停,忽然车戛然止,原来是车被夹在两棵巨松之间,探首而视,下临深渊。我们爬出来,遥见炊烟袅袅,叩门求援,应门者仅能操西班牙语,赖手势勉强达意。乃携一圈长绳,一端系车上,另一端挂一树上,众力曳之,居然一寸一寸地拉上道路,车亦受损,扫兴之余,怏怏而归”,在记忆里到那里的路没有那么陡峭,那么的危险,想必这些年来开山劈地,有着不小的改变,倒是热心的老墨还是一样不少,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也意外的为中国文坛做了些贡献。

-Adam You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1-3-3 22:01 , Processed in 0.024880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